简历石沉大海 以致想“剔除” 籍贯一栏

2020-06-25 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-1 点击:

分享到:

   持续两个月的网上应聘,让我相信疫情不会使所有人都找不到工作。

   同样,疫情给各行各业蒙上的阴影终将褪去。 理想虽会受限,但我依然要奋力突围。

   作为来自湖北的2020届毕业生,我经历了一个多月居家隔离,中间又知晓考研失利。

   随着疫情逐步被控制,各种物资驰援武汉,我暗自庆幸周边亲友无一感染,不免又为未来发愁。

   虽然找心仪的工作很难,但为消化考研失利,我报复性地投了很多简历,一度想只要有工作就不算失败。 此前,我从未想过读研无望,更未曾想遭逢疫情。 当时决定考研,是想从编辑出版专业“跨界”到电影行业,而疫情让我的理想历经摇摆。 最终,我决定找个过渡性质的工作,暂别理想,“曲线救国”。 摆在眼前的机会不多,对缺乏工作经验的应届生,凭专业学历寻找对口工作最为稳妥。

   当时,每接到HR电话,我都会先表明湖北籍贯,询问能否接受,以免谈了太多,耽误双方时间。

   即便如此,很多简历依然石沉大海,以至于我一度想“剔除”简历的籍贯一栏。 家中总有琐事缠身,我常常“身不由己”。

   例如,爸妈因蒸糊包子在厨房“大动干戈”,我还要腾出手辅导弟弟功课。 夜深人静,家人进入梦乡,我忙里偷闲筹划求职……就这样一天天迎来武汉解封,然而求职的困难,却未随疫情形势减轻。

   左邻右舍被困乡下的探亲人开始陆续返岗,我却依然前程未卜。 周围人都劝我备考公务员,同学间也似都弥漫着一股观望情绪。 我倒觉着,不能让居家隔离变成自我封闭,总会有希望。 居家隔离时,我曾给北京某公司兼职,那边曾许诺疫情过后到岗转正,但疫情硝烟中,我始终不能放下心。

   为防止找工作和学业冲突,4月我就大致完成毕业论文,和导师沟通后,将主要精力用于择业。

   北京是最能安放理想之地,也是考研目标院校所在地,我反复衡量过在北京的生存压力,比如租房价格、通勤费用,即便富余不多,但理想总归丰满。

  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。

   大学室友的姐姐在北京工作,其因病就医的艰难生活,那种真实的私人叙述,让我开始重新评估未来的工作城市。 最终结合各城市管控要求,我选定长沙,还干出版编辑工作。

   恰恰这时,我也得知北京兼职工作最后转正的可能性并不高。 尽管未能从事最想去的电影行业,但在长沙众好友欢迎下,我预订住宿、打包行李、顺利入职,对未来依然有着美好畅想。 尘埃落定的踏实转瞬即逝,枯燥重复的工作接踵而至。 书本和实践落差大,一开始工作并不得心应手。 戴着口罩,早出晚归,还要跟进论文答辩,常常公司加完班,到出租房继续夜战论文。 加之水土不服,肠胃也常常“闹情绪”。 既来之则安之,我并不愿意得过且过。

   我严格执行每个重复工作任务,闷头加班。

   如今这份过渡工作也“正式”起来,在和工作的“互虐”中,我积累了不少新知识,触及许多新领域,比如消费场所如何通过建筑设计影响人的消费欲。 我意识到这份过渡性工作并非完全临时敷衍,凡曾经历,绝非完全无用。 即使半年后继续准备考研或转行,也不一定意味着现在就自暴自弃。 寓言故事小马过河中,小马问了一圈朋友,有的说水太深,可能被淹没,有的却说水很浅。 在我看来,最终只有小马自己试水,方知深浅,也能掂量如何过河。 这是疫情期间我通过摸索求职择业以后,生活给予的馈赠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488铁算开奖结果果小说网,488铁算开奖结果果小说平台,488铁算开奖 版权所有